书评回复
第三选项之邻虚
zacks[VIP] 2017-12-31 01:01:26 发送消息 | 加为好友 查看资料 | 会 客 室 《第三选项》以及系列的番外篇,作者其实对世俗的话题有了很多维度的思考,这部《螺旋浮点》的番外也不例外。

人脱离社会环境到底是会退化还是进化,还是原封不动?《凡城》给了一个可能,如果大家还没读我就不剧透了,大概意思是可以让人性残缺的人抚平创伤,让在社会里慢慢失去人性的人找回人性,让本具人性的人更加有爱。

紧接着又在《寂寞之森》里给了另一个可能,就是让本来就很超脱的人(云阳)带领另一个具备普通人性的人(刘立)进化到了神的级别,刘立本来是个俗女人,不是恶俗也不是庸俗,是平俗,很平常的女人(孩?)一直在精神和肉体层面凶残地追随云阳,但在与世隔绝(这里的世是俗世的世)的环境里,两个人互相验证,越来越接近,而且盘旋上升。在上升的过程中,云阳不仅更加进化,也带着刘立发生了变化,适当满足刘立的精神和肉体需求之后,又让刘立对之前肉体和精神的追逐能够看破、放下,虽然最后没有达到“自在”的境界,但我相信刘立能够做到的,不过也说不准,毕竟最后刘立又回到了俗世,是不是又会被俗世沾染,我觉得很有可能。

提到《寂寞之森》和《凡城》,忽然发现书生写作的特点,就是很喜欢山,无论是《寂寞》的二人世界、《凡城》的三口之家,还是《第三》里最后的几家熊大团圆,都是在山里进行的。而“仙”这个字,洽洽是山中之人,这里的“山”我觉得更像一个隐喻,就是远离俗世,毕竟几部作品里的山除了主角之外,都没有俗世之人来叨扰了,而大家的精神层面的进化,也都是在山里发生了陡然的改变,人们因为与俗世拉开了距离,而产生了进化之美。

想起一个帖子,说终南山自古到今都有那么一大批人,在山里终年修行,与世隔绝,与他们谈话,会感觉境界奇高。也许,山本身并没有什么魔法,只是因为遗世独立中的“遗世”有这个魔力吧。

《我是大叔控》里有句话:孤独有一种力量。

平时我们谈论人,对不喜欢的人,总会说某某人很俗、恶俗、庸俗、媚俗,这些词无一例外,其实都是说一个人没有见地、和大多数人一样,没有特点,而且自私,招人反感。说一个人三俗,其实内心是想把自己和这类人划清界限的,而不是混为一谈。俗,很多时候是一个贬义词,而俗这个字,洽洽被设计成人站在谷的旁边,人只知道吃喝拉撒,不思考,随大流,只想和大多数人一样,没有高度,没有深度,就是俗。

又想起最近追的《螺旋浮点》,同样是书生的番外作品,分为建筑里的章节和【俗世】章节对立,【俗世】里的人都过得浑浑噩噩,满身都是烦恼,而建筑章节里的人们,都头脑清晰,具备高度。建筑内外的人,在互相影响,一起螺旋上升,相辅相成,构成世间。

暂时就联想到这些。突然觉得作者好可怕,一直在进化,逼着自己进化,也带着大家进化,不唾弃俗,但却一直在致力于脱俗。

俗也好,仙也罢,其实没什么是你的。

比如:

1+2+3+4+5+6=21

1+6+3+5+2+4=21

0+9+0+1+10+1=21

怎么都是21,结果一样,但一路上出现的那些累加起来的数字,都是构成21的一部分,出现的顺序并不重要,而且没有任何一个数字,是属于你的。

那个21,就是“我”,每个我,是你,是我,也是他和她和它,也许最后得数不尽相同,但加数和得数,还有运算符号,都不是属于任何一个人的。

我们都在一边传承,一边丢弃。

但最后,我们还是上升了,螺旋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