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反催婚记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9-03-11 00:33更新

  文/杨森

  身高一米七七,本人模样也不差,这多年里,遭遇过引诱相亲、催婚逼婚无数,但每一次,我都没让对方(这里本来我敲上来的是“敌人”二字,但本能促使我改了)得逞。

  胖子赵男和我是同学,深知道我的本事和一些过往。某一年的端午,胖子爸爸请我们四个去他老人家家里过节吃饭的时候,胖子给了我一个任务:

  “看到年轻人,我爸只有一个永恒的话题,那就是结婚生子。如果今天到了我家,他逼你们俩赶紧结婚,你俩不用客气,该怼就怼,不要考虑会得罪我;如果他催我赶紧结婚生子,还要求你帮我挡刀,你想捅我爸刀子,我没意见。”

  提前一周,胖子就给我打了预防针。

  端午那天到了胖家,胖妈搞了一桌子菜,荤素搭配,有饭有汤,菜式很收敛。且跟我们打了招呼之后就再也不主动攀谈,然而也不躲闪,该答话答话,该干活干活,显得又内秀又大方,倒是个中国传统的贤内助模样。

  而胖爸也表现出十足中国传统直男癌的嘴脸,从我们几个屁股落座那一刻开始,嘴里的话题除了性还是性,简直就是一种病。

  然后,胖子就及时给了我一个眼神。

  到了胖家就是晚上饭点,很快上桌。席间,果然胖爸就没离开结婚生子这样的话题。也许因为我是桌上除了他儿子之外唯一的男生,他爸的话题显然开始针对我,问及我和她1的身份定位之后,就开始撇开她1做我的思想工作:

  (几年前的事了,对话不会记得太详细,但大意不会变)

  胖爸:“其实很多时候我挺不理解你们这代孩子的,我们做家长的,这个年纪了,其实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自己的孩子结婚生子,你们呢还总不体谅我们做老人的心。”

  这话就比较经典了,我对付起来更是游刃有余,因为越经典的话,就进化得就越慢,漏洞就越明显。这话看似抱怨、诉苦,但核心是想倚老卖老。我的战略战术,就是把他们嘴里的法宝——老——变成不值钱的东西,对方战力也就削减了。

  我说:“叔还年轻呢,怎么就说自己老了呀。我爸今年都过六十了,他还一直认定自己是个年轻人,三百六十五天,拿出二百天和我妈到处游山玩水,两年时间,游遍全国,爬山下海都不耽误,身体好得跟年轻人一样,我家沈阳的房子紧挨着一个高中,我爸每天晚上吃完了饭就去带我妈去篮球场,让我妈看他跟孩子们一起打篮球,我爸上班的时候就是单位篮球队中锋,他带的小队伍连续十五年冠军,当然不排除是领导在,大家都给他放水。但他个人身体素质确实强,前年冬天看家附近建了个溜冰场,就买了鞋去学溜冰,让一个专业的带着,去年冬天他老师说你水平可以了,我替你报了名,你去滑比赛吧,结果我爸拿了个市业余溜冰老年组第一,还不开心,说什么‘我刚过六十就老年组,明明联合国订的六十五以上才算老年’。我在他面前都不敢说‘您老人家’‘老爸’这样的话,他会以实力不服气的。”

  我一套组合拳上去,发现胖爸的脸色开始有点不好看了。据我分析,是这种直男癌深度患者唯我意识太强,再就是老京人的自尊作怪,听到外地尤其是东北同龄人比他强了,他心里不服气,语气上明显就有点不乖了:

  “东北嘛,生活节奏不像北京这么快,压力也不是很大,你爸也有足够的时间去消遣。但也不排除一种可能,他游山玩水也好,打球溜冰也好,其中一个原因也许不是锻炼身体,而是家里没有孙子让他带,也是在排遣抑郁。”

  居然他明显摆出开战的架势,那我也不藏着掖着,用软刀子去撩:

  “人啊,每个阶段、每个年龄、每个位置都有抑郁的地方,不能说人上了年纪就不能有一点抑郁,那不现实。像我爸妈身边的人,有了孩子的家里没人带,或者老人带得不开心,也会抑郁,还总找我爹妈诉苦,说‘老李老方啊,你们老两口真幸福啊,有那么多时间游玩山水去,我这家里带着孙子,门都没机会出,没办法,年轻人都忙啊!平时想找你聊聊天都不行,一打电话,你在海南呢;再一打电话,你在云南呢,总找不着你。你儿子真孝顺啊,给你们俩那么多时间能出去玩,我这就完了,没退休就带孩子,退了休还得带孩子’——您看,人都说不生孩子不结婚的是不孝顺,我这不婚不育的反倒落了个孝子的美名,多有意思哈!”

  胖子不失时机地补了一刀:“他爸是原来铁道部的,过去也忙!”

  几乎瞬间,胖爸的脸就长了——这触及到了他最敏感的地方,之前胖子就不止一次地说过,他爸有官瘾,虽然自己是个区级领导,但自以为很了不起了,平时谈话都以领导、仕途这样的字眼自居。而今听到个“铁道部”,马上就不舒服了。

  这也挑拨起了胖爸的杀气:

  “我身在仕途,我深有体会,再高的位置,也都是人走茶凉,工作上的事也就那么回事,还是家庭最重要,再位高权重,也比不上儿孙满堂的乐趣,那才是人生真谛!”

  我说:“是啊,老来乐老来乐,脱离岗位之后,人还得自己找乐趣,别看我爸不服老,但毕竟岁数在那摆着呢,但他心态确实年轻,找的乐趣也不限于老年人的乐趣,他说之所以爱跟年轻人在一起,是感觉自己都变年轻了,如果天天在家里陪老婆孩子,感觉自己又是老年人了。人都有个心理暗示,越认定自己老,自身老得就越快,这是个罗生门。不服老,眼界一下就宽了,乐趣也就不限于那几样了。再说,我又不是没对象的那种,我和身边这位从穿开裆裤就认识,也算是早恋成功的典范了吧,我爸看到我俩就心态放松,也不催。位高权重,也不是走过场的,这么多年身居高位,他心态也特别好,非常人可及。”

  胖子在桌子底下朝我伸了个大拇指,我就当没看见。

  也许是为了给自己老公打圆场,也许是为了缓和一下桌上明显火药味渐浓的气氛,胖妈说话了:

  “你妈原来是做啥的呢?”

  我说:“我妈啊,默默无闻,高中毕业,就是个国营厂矿的小职员,科级都算不上。退休之后如果不陪我爸游山逛水就是在家看电视剧、陪我姥姥。别看我妈没啥文化,但是眼界宽,从九十年代看《生长的烦恼》开始,到后来看《越狱》《24小时》这些,就盯着进口连续剧,国产的不入她法眼。她说了,国产的题材太单一,无非东家长李家短,都市剧都逃不过去,人活着不光是柴米油盐,还得看看西方社会进步在哪里、学学人家的思维,活出自我,而不是一辈子光给家庭打工;我姥姥那边也离不开她,她也带着我姥姥看,别看我姥姥五个子女,但除了我妈,谁都不乐意在她身边,我姥姥自己都说,什么多子多福,都是扯淡,长大了翅膀硬了,一个飞得比一个远。平时姥姥都是老舅妈和我妈轮流照顾,姥姥都不让她俩一起结伴出去玩,更不让一起坐飞机,怕出事。”

  胖妈又问:“你妈也不许催你吗?”

  我说:“我妈更不催了,因为我妈是长女,在军区长托长大的,不到三岁,我二姨出生了,扔给我妈带;然后我三姨出生了,扔给我妈带;我四姨出生了,扔给我妈带;我老舅出生了,还是我妈带。也就是说,在我妈自己做母亲之前,她已经拖家带口做了四轮爹妈,累伤了,有阴影,她是知道为人父母有多辛苦的,所以她从来不逼我早点生孩子,自己的孩子自己心疼,没体验过这种疼的,当然就理解不了了,还以为做父母多轻松。所以,我妈平时身边都围满了诉苦的人,她人缘又好,又会劝人,同学同事带孩子累了,都来我家找我妈当垃圾桶。”

  胖妈貌似是个军旅控,一下眼睛就亮了:“军区长托,那你家是军人后代呀?”

  我说:“是啊,我姥爷原来是‘四野’的,林彪的部下,跟董存瑞是战友,眼看着董存瑞炸死的,当年跟董存瑞一起配合炸碉堡的郅顺义,活着的时候每年都去给我姥爷拜年,我姥爷前几年也走了。”

  看胖妈貌似要站到我这个阵营,我也赶紧拉拢了一把:“所以啊,我姥爷也总说,自己那代人打下来的江山,老了自己都没机会到处去转转,也是个遗憾,这个遗憾我妈给完成了,所以说我妈到处游山玩水,也不是给自己玩呢。这年头,谁又是只给自己活的?我妈说了,看着自己大儿子足迹遍布全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她自己也跟着自豪。我活得精彩了,这对老人也是一种精神力量。姨这么年轻漂亮,也该平时多出去走走,家务挺累人的,我从小就看我妈操持家务,有多不容易我心里也有数,我也不想她总窝在家里。”

  胖妈一句话把话题又拉了回来:“如果你再给你妈生个孩子,她更开心了。”

  我说:“人的福分啊,都是有数的,不能啥都有,也不能一下啥都来,福报多了,人承受不起,反倒对人不好,神经一直兴奋着容易出问题,细水长流才是王道啊,每天都苦巴巴的对人不好,每天都兴高采烈的也不合适。就算不信点啥,自然规律也是存在的,福都享受完了,这人也该差不多了,贪福报也是贪欲啊。”

  胖妈点头连连称是,然后又摇摇头:“那你俩都这么多年了,青梅竹马的,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有计划吗?我家胖子就没计划,都气死我了。”

  我说:“姨没啥可生气的,胖子又不是心里没数的那种孩子,如果真没数,早就胡来了,这不还是为您着想?工作岗位上看到合适的赶紧就抓住不放了,他俩怎么走到今天的,我是第一见证人。之所以不着急,也是在磨合,我们这代年轻人,闪婚闪离的太多,别说新闻上,我们身边就一大堆,咔嚓一下结婚了,父母高兴,长脸!咔嚓一下又离婚了,分钱分房分孩子,父母的心情没了不说,脸上也没处搁,这种事对年轻人是刺激,对老年人更是刺激啊!再位高权重,谁又经得起心理这种大风大浪?外面人说闲话挡不住不说,自己的孩子也都是自己心疼。我们之所以不着急,就是因为相信感情是磨合出来的,这属于打地基,我原来做房地产的,我就信一个死理儿——盖三层高的房子跟盖三十层的房子,地基绝对不是一样深的!”

  也就是最后盖房子这番话一出来,我看到胖子爸的脸色一下好转了,不仅眼睛里有东西唰的一下,人整个也精神起来了,还端起酒杯要给我敬酒,说:

  “孩咂,就凭你这句话,我就相信我儿子没交错朋友!”

  我和老人家碰杯的时候,看到我们几个都没喝酒,胖爸先是意外。我说我们几个都是自觉的,平时也不喝,家里也找不着酒,喝酒容易误事,开车也不安全,都是独生子,怕出点什么事对爹妈不好,虽说在外面是的自认,但在家也算是孝顺的一种吧。”

  于是拿雪碧跟胖爸干了一杯,碰杯的时候,胖爸的脑袋都低下来了,看得出胖爸是被我治得服服帖帖,当然也不排除这里面有我自恋的可能,胖爸混迹仕途,有酒桌上有飚演技的成分。

  吃完饭下楼的时候,胖爸拍着儿子的肩膀说:书生这小子不错,以后,这样的朋友要多交!

  胖子当时也很不客气:我跟书生多少年朋友了你知道?用你教我怎么交朋友啊?

  回家的路上,胖倒是真服服帖帖了,说:军师,以后我一辈子就靠你指挥了啊!有你在我心里是真踏实!

  然而我却一点都不开心,因为刚才那些话,即便有些是场面话,但也都捎带上了我和她1的关系,而她1旁听始终,女孩子心又敏感,由不得有几句就会刺痛了她。作者飞砖书生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中年熊窝之溪树庭院》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