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成员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6-03-06 21:44更新

  清晨,阳光穿过云层刚刚照到海依山城的时候,她已经开工了。

  走出房门,院子里还留着雨的味道。她还想着那个没有床睡的男人,也许他已经醒了、烧已经退了,也许她会看到他翻身以后没有被子的样子,然而怎么把他叫醒?

  她的担心很快就没有了。

  隔着店里的后门,她看到橱窗的窗帘被卷了起来,一个大男孩的身形伫立在那儿:短发,裸露的肩膀,深的脊沟,毛巾被像袍子一样层层叠叠地缠在他的腰际,赤脚,像橱窗里壮硕的神明雕塑一般望着外面空无一人的街道。

  男孩转过半个头,他已然发现了她的存在。

  她走进屋子,向他笑笑,她不确定是否真的笑了出来,日子,让笑成了她最不擅长的东西。

  昨天晚上你在我的店外面,我去买东西了,店没有开,实在抱歉。

  他不做声,用没有内容的眼睛望着她。女孩心里一下子乱了。

  你昏过去了,高烧,叫你不醒,我给你打了一针青霉素,不过不要紧,不用试敏的那种。

  他退回到他的领地去——床铺叠得整整齐齐,枕头端端正正。

  他抱膝坐在上面,被子在他身上缠起波澜,然而眼睛里没有任何信息,不,不是没有,而是一股类似雨前的什么味道。

  沉静和积蓄着什么的味道。

  大男孩光光的脚踏在地板上,这会儿已经恢复了本来颜色,好看的脚趾甲,微微翘着,似乎不久之前已经剪过。

  她走过去,蹲到和他一样的高度,伸手试了一下他的额头,他没有动,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的脚趾。

  烧退到了没有危险的界限,她暗舒了一口气。

  你的衣服我已经洗干净了,不过还没有干,我可以拿给你我爸爸的。

  没有反应。

  她回到房间,取出箱底干净的男性衣物,淡淡的樟脑味道。

  十分钟后我会回来,炉子里要烧火。

  她说着,退到了后面去。

  门轻轻地关上了,复位。女孩回到卧房,擦净电炉,烧了一壶开水。屋中陈设各就其位,准备迎接老人和凡外出就医的归来。末了擦干净手,回到店里去确认他已经穿好衣服。

  他已经穿好了,父亲留下的衣服在他身上已然有些局促,不过气质上倒是很适合那张复杂到莫名的脸。

  那张背后写满了故事,棕色胖胖的圆脸。

  他赤脚站在门边,怀里抱着已经卷好的床褥,看着她不动。她把他引到院子另一边,到了自己房间的门口,她接过被子,问他是否需要吃东西,他摇了摇头,多少,这个动作让她欣慰很多。

  至少他没有烧坏脑子,只是不想说话。

  她为他找到一双拖鞋,男式的,放到他的脚下。他顿了一下,在小腿上擦擦胖乎乎的脚掌,套了进去。

  刚刚好,她笑着抬头看他。

  男孩半低着头,圆乎乎的脸像是个做错的孩子,又像一个要表白的少年。

  你不是这里的人吧?她问。

  是的,这是我的家。

  她有些惊异,伴随着的,还有无法回避的恐惧,一种又要失去什么的恐惧,被侵犯的恐惧。

  可是……我们已经住了很久了呀……她有些语无伦次。

  我生在这里,后来走了,现在回来了。

  她有些听懂了,面前那张大男孩的圆脸背后,是另一个破碎的家的故事——如果他没有说谎的话。

  你……多少岁?

  她尽可能要得到更多更确实的信息。

  二十四。

  她比他要大上十岁,她默默算着。

  你其他的家人呢?

  都死了。

  因为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

  你在这里,生活过多久?

  十岁。

  那,之后呢?

  山东、海南、河北、四川。

  你乞讨?

  没有回答。

  她意识到问题比想象的要严重,势必要报告给凡的母亲,老人明日才能回来。

  这镇子里能住人的地方倒不少,不过,这后面正好也有一处空房子。

  她这样说的时候,听到自己的心脏在跳,她怀疑他也听到了。

  我知道,我在后面的阁楼上出生的。

  她知道他应该没有说谎,的确有一个阁楼,很久都没人踏足的样子。

  你要在这里住很久,以后都不走了?

  她问完就后悔了。

  不知道,也许吧。

  看似漫无目的的人,身上总会有个大的故事。她已经不敢去探究了。

  阁楼久没人住了,不过我一直都打扫,不脏,就是生活的东西不太全,不过下面都有,可以随便用。

  没有回答。

  如果这真是你过去的家,你当然可以住下去。但最好,你要证明给我看。

  他看了她一眼,转身,走上那被雨水刷得不能再干净的水泥楼梯,来到那阁楼前。

  楼梯的尽头,刷着油漆颜色很奇怪的木门,已经不新了。

  门把手的上方,有个不起眼的门环,只有大拇指指甲般大,他抬起手,捏住那门环,向左拧九十度。手指灵活地一勾把手,门开了。

  她怔了好一会儿,确实,她和他的母亲刚搬到这里来的时候,如何打开这扇门,也费了好些时日。

  他也怔了好一会儿,好像在确认自己要不要进行下一步行动。

  里面很干净。她抱歉似地笑笑。

  一个宽阔的房间,不算明亮,但是很有点家的味道。屋子的那一头居然是个壁炉,虽然不太像样子;木地板一直延伸到脚下,只有一侧有两扇窗子,窗前有一张大桌,桌子上空空荡荡,房梁上倒是悬着一盏灯;一张大床,几近方形,靠在壁炉那边,光光的床板。

  这是我小时候的房间。

  男孩说着,抬脚迈了进去,一步一步,像走进梦里,脚下绵软。

  她悄然跟在他后面,生怕他下一步就要软倒似地,追随着他的所见、所感。他回头时,她看到他发亮的眼神。

  那,你继续住在这里吧。

  不做声。

  恐怕要住起来,你还得收拾一下。

  嗯。

  这就是答应下来了吧。她想。

  晚点,我陪你收拾吧。我先下去拿点吃的,我这里东西不多,但就是不缺吃的,有茶,有饼干,你知道的吧。

  不做声。

  吃饱了,我就要开店了,明天,还会有一个人回来,是我妈妈。

  她撒了个小慌,不过对于这个拧巴的陌生大男孩来说,没有必要道出实情。作者飞砖书生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第三选项之凡城》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