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6-03-06 21:54更新

  次日醒来的时候,我的心里瞬间装满恐惧,因为我已经能够再一次绝望地感知到外面的世界仍然是昨天那个样子。

  果不其然,大街上空空荡荡,随风而走的是废纸和塑料袋,这个城市正在走向彻底死亡,没有电力,没有交通,没有交易,没有通讯。

  再隔不久,便会没有食物。

  想到这里,我的胃和心脏几乎痉挛,下意识中我摸了一下肚子。穿着睡衣坐起在床边,抱着头思考着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然而意料之中,完全没有结果,我想找人咨询一下都不行,也无法听取别人的意见,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电视台不会有专家评论,报纸也不会有专版,我受到了一种空前巨大的与世隔绝。

  压根就没有信号的一切让人恍如隔世,回到古代的那种独坐空帷让人绝望。

  原来人回到原始是这么轻而易举。

  我只想知道这个城市到底发生什么了,干脆就是一场梦中梦?我至今仍未醒来?

  我抱着头,就像前夫和我提出要离婚的那天一样,几乎是一种心情,绝望,不知所措,四周传来如同白开水喝多了的空乏感。

  不管外面是否安全,我决定出门。

  拧开水龙头,自来水随时像要消失,好在太阳能热水器里还有些存水,可以囫囵洗个澡,换上最中意的干净衣裳,我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

  我决定带一样武器,选来选去,还是那把Mcrotech的折刀最为合适,那是我前夫送给我防身用的,我把它放在牛仔裤的后裤袋里。

  钱包基本不用带了,门钥匙也大可不必,但我还是决定锁门,因为我不敢肯定其他生物例如谁家的猫跑到我的房间里来大肆祸害一番。

  出门的刹那我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学会面对现实了,我的各种行动倾向已经证明了这点。

  下楼的过程极为恐惧,我害怕这个盘旋向下的通道的终点,将是一个涡流连接着一个可怕的世界。

  当阳光无遮无挡地照在我脸上的时候,那种恐惧瞬间消失。阳光向来有这种魅力,让一切不快都在他的光芒下蒸发。地面上只投下我一个人的影子,我感觉到那种空前的安静。

  可这种安静持续不了十二小时,旋即马上被这个想法再次打入冰窖。

  走在街上,强烈的孤独感和不安全感将我包围,目光所到之处都了无生气,好像整个城市的人都突然间从自己的位置上消失了,没有理由,没有目的,就那么升天而去,留下独自呼吸的我自己。太阳除开温度不再带有幸福的温存意味,街上的汽车都好好的,有的停在街边,有的泊在车位里,最可疑的是那些正在道路上行驶的车辆,无论是出租车还是公交车,都安稳地停在原地,引擎无一例外地安静着。自行车的车头朝着它原本要驶去的方向卧在那里,好像车的主人——年轻人或者上学的孩子在这个过程中猛然学会了飞行一般,留下那原始的交通工具一去不返了。甚至,我看到路边一辆别克汽车驾驶座旁的车门还开着,好像驾驶员打开车门,一步下来就迈进了无形的深渊。

  我仿佛听见兜里的刀在震颤。

  走进一家路边的餐厅,餐盘和杯子都好好地放在明显有人使用过的餐桌上,咖啡是冷的,可乐也不再冒泡,汉堡或者拌菜都静置在那,餐具有的放在桌边,有的泡在汤碗里,而没有一只丢在地上。

  珍贵的食物,此时此刻带来的感觉居然是反胃。

  我的疑惑越来越大,好像这座城市撤空的时候,大家都井然有序,没有人异议,没有人反对,自然而然地留下正在进行的一切。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走出餐馆仰问苍天,然而回答我的只有一如既往的阳光。

  突然间我留下了泪水,因为空虚,因为害怕,因为无助。

  我决定去妈妈家看看。

  我没有使用任何交通工具,步行着走过四个街区,一路上的情景不断地验证着我的担忧——这座城市确实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没有来由地,丢下了旅客自我落荒而逃的一切,仿佛我才是外来入侵者。

  妈妈家那栋已经有十三年光景的很普通的住宅楼今天和往常一样,了无生气地站在那里,和周围的几栋没有什么分别,和下楼时那种怕终点是涡流一样,我几乎是小跑着上到四楼的,我心里不得不残存着一个念头和祈望:如果我还在这里,是不是也有可能和我息息相关的人也没有消失呢?

  摸出钥匙,几乎手一直颤抖着打开那扇门,我叫了声妈。

  没有回音,我心里凉了半截。门口的脚垫上整整齐齐其地放着她惯穿的鞋,手套也放在鞋架上,扑面而来的是老人长久居住过的房间里特有的气味,然而这以往的温馨气味让我再凉掉下半截,老人的气味将渐渐消失,如同她最终也要遭遇的死亡。

  我直接步入卧室,空的,被子平摊在被太阳晒得暖暖的床上,电视遥控器放在惯常的地方。

  妈妈不在了,她一直都很健康,牙齿一颗没少,戴上眼镜还能看得到电视剧的字幕。然而她此时却和其他所有人一样不见了。

  我一度感到愤怒,心里有一种被故意蒙蔽和欺骗了的感觉,我感到我被设计了,然而却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所有人都在瞒着我。

  我颓废地坐在那张床上,看着电视机的屏幕上反射出的自己,眼泪又下来了。如果妈妈就那么去世了,也许我感觉还没现在这么差,至少我知道她去了。可现在她和离家出走没什么区别,杳无音信,不知下落。

  我不甘心,开始寻找任何线索。我打开所有的柜子,抽出所有的抽屉,解开所有被盖着的东西,盘子,碗,水果篮子,罩子下面的微波炉,甚至沙发垫,然而似乎一切正常。

  是不是我死了,这是地狱里的景象?作者飞砖书生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第三选项之二十二夜》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