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4-04-09 14:42更新

  与大学失之交臂,人也似乎变得浮燥起来。

  任智的生活变得无所事事,除了读书,似乎没有别的出路,但读书显然已经错过,任智的心态也越来越消极。

  家人对任智的态度没有发生改变,只知道任智努力了,也不会有所遗憾,所以积极地为他寻找着工作,但在那个年代,有啥可以让17岁的任智可选择的工作?显然,机会始终未曾出现。

  转眼间到了1977年的冬天,北方的冬天特别冷,而且对于北方人来讲,冬天更是没有事情可做的日子,有工作的人,除了上班外,也是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打牌消遣度日,更何况像任智这样没有活计可做的半大小伙子,那更是一种煎熬。

  任智裹着厚重的棉袄踏出门外,关上吱呀的房门,一阵北风吹向任智瘦小的身体,不禁打了个冷颤。任智抬头仰望天空,似乎不见太阳的踪影,天空像个锅盖般阴沉沉的,似乎预示着风雪的到来。

  任智无奈地摇了摇头,将脖子往棉袄内缩了缩,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来自身体的温暖。

  跟母亲打了声招呼,任智才走出院外,殊不知,就在任智消失在墙角的那一瞬间,任母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哀伤,在任母的心里,任智这半大小伙子整天这么闲着也不是办法,但又能怎样?也许任智从没埋怨过父母的平凡,但任母却是一直在操心着任智的未来。

  任智走在路上,单薄的身影似乎可以被一阵风吹倒,双手合在袖子里,这是典型的北方人在冬季时的动作,尤其是70年代,不像后世各种品牌的羽绒服争相夺彩,在这个年代,有件棉袄穿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尤其是任智身上的棉袄,虽然看起来不起眼,甚至在一些细微之处还有几处小补丁,但那却是任母一针一线缝起来的,穿在任智的身上,感受的却是亲情的温暖。

  任智走向了一处院落,寒风萧瑟中,这处院落显得有些凄凉,却是北方冬天时的真实写照,多年后,这样的场景依旧时时闪现在任智的脑海中。

  “虎子,在家嘛?”任智边喊边向屋内走去,

  被任智口中喊为虎子的人,是任智的同学,同样,都是经历高考落榜的同命人,也都在长时间无所事事的人。

  “走,去找他们打牌去,该死的天气,整天憋屋里真没意思”任智走进屋内,看到虎子正躺在床上睡觉,便边拍虎子的头边喊道,

  虎子倒不太愿意打牌,虽然打牌对于男孩子来说是一件很能消遣时间的游戏,但并不是每一个男孩子都喜欢,虎子则就是这样的男孩,但总躺床上也不是件解闷的事情,便嘴上嘟囔着一连串,穿上衣服跟着任智出了院。

  “估计要下雪了”与任智一样,虎子刚出门便对天气做了一个评价,接着裹了裹棉袄,似乎这雪已经开始下了。

  同学们都住得挺近,也就是几分钟的路程,任智与虎子又叫上其他同学到另一个同学家打牌,偏偏还未到那位同学家就下起了小雨,

  “这么冷的天,不下雪,倒下起雨来,真是怪了”虎子对着天空咒骂了一句,

  任智倒也不理会,平时要好的几个哥们儿秉性都清楚,谁也不愿意在这寒冷的路上多说一句话,有那力气早赶紧快走两步,坐上热乎乎的炕头那多惬意。

  几个人围坐在同学家的炕头上打起牌来,倒也挺激烈,不过没一会儿功夫,虎子就没了兴趣,就坐在一旁看着任智他们玩,倒是越看越无聊,倒在炕头上却是睡着了。

  虎子个头挺高的,至少任智是这么认为的,可能是有了对比的缘故,尤其是与任智自己对比,那就显得虎子高大挺拔了许多。

  任智他们倒是玩的尽兴,却是被虎子突然传出的呼噜声搞得不厌其烦,当下几个同学决定好好地恶搞一下虎子,

  “咱们把他的裤子扒了吧,看看他那东西长全了没有”一位同学坏坏地说道,倒也应了任智他们的心理,

  “我看呐要扒就一起扒,要比就一起比,看看谁的大”另一位同学的想法却更是无厘头,但却在当下得到了众人的同意,当然也包括任智在内。

  当下几个人就围在虎子身边,貌似还商量好了计策,趁虎子熟睡之际,有人按住手,有人按住脚,剩下的人则快速地将虎子的裤子扒了下来,正巧任智是按住虎子脚的方向,一下子将虎子看了个全貌,不由得惊呆了。

  虽然虎子与他们年龄相当,却在任智眼中相当的成熟,该有的杂草也有了,该有的睡狮也有了,更令任智感到惊讶的是,虎子的狮子却在慢慢地苏醒……

  请收藏,请推荐!作者西红柿炖茄丁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在路上(全本订阅10元)》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