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路日志:七月三日 星期四 晴】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6-03-06 22:33更新

  也许真的是他喜欢的太阳救了他。

  中午的时候,他终于睡醒了,睡的相当不错,眼睛里闪闪发亮。醒来他吃了两块糖水罐头。还是一句话也没说,但看着我的眼神越来越舒服了。

  午后,他躺在床上,看着对面我住的那栋楼。目光有点涣散,不知道他正聚焦何处。不过这个时候,奇迹来了,那栋楼某扇窗子又反射出太阳的光线,落在他的床上,他的脸上。迎着那光,他自己坐起来了,盯着那光看了一会儿,一直到太阳偏斜角度,光影移走。

  然后他回头看我,脸上有了我熟悉的光彩。我走过去抱着他,他突然在我怀里嚎啕大哭。

  那哭声让我的心都裂开了,我抱着那颗头颅,软软的短发贴在我的嘴上,我抚摸着他的背,那里激荡着让我有点不知所措的轰鸣。他的眼泪倾泻而下,很快把我的衣服打湿,他手臂上的力道渐渐的回来了,紧扣着我的肩膀和脖颈,嘴里咕哝着我半晌才听清楚的话:

  “他们好惨……他们好惨……”

  这是他回家以后说的第一句话。

  他就那么赤着身子坐在床上,坐在一片洁白之中,倒在我的怀里,痛哭了一个下午,我跪在他面前,按住他埋在我胸口里的脑袋,抚摸着他柔软的耳廓和头发,任凭他发泄和失态,坚持让自己保持镇静,我知道他现在除了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此时此刻,我就是他唯一的依靠。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哭够了,停止了,在我肚皮上轻轻顶着他的头颅,轻轻摇摆,好像要在上面钻个洞进去。两只逐渐恢复了温度的大手在我身上不断地捏弄着,像是在寻找和追索着什么能让他确定下来的东西。我知道他在恢复、在苏醒,只是还在苦苦寻找黑暗出口的那一束引导的亮光。

  在我最喜欢的金色的夕阳下,我抱住了他,用童话里唤醒沉睡的爱人的方式,长久地召唤着他。渐渐地,他的手不再寻觅,坦然地落在了我的腰间,我们就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一直到夕阳完全隐去。

  是夜,我抱着平静的大叔入睡,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安稳。也许是基于这种放松,长期压抑在脑袋里的另一个人开始在夜色里隐隐浮现。

  他是阳。

  曾几何时,阳也是这样抱着我入睡的,像抱着一块宝,如同我现在抱着大叔。那是我的初恋,我的某个开始,那是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称得上是美好的记忆。曾几何时,我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最幸福的人。

  但是我错了,阳离开了我,没有缘由地,或者说,看似没有缘由地。我知道他真切的想法,我能触摸到,因为我太了解他了,在我的眼里,他是透明的。

  但是我没有点破,我没有选择伤害彼此的方式,只是默默地承受了他最后能给予我的,虽然它异常沉重而黑暗。我知道自己不能反击,因为这一定会造成更深一层的伤害,我知道,他的选择虽然看似对他是一种解脱和保护,但某种程度上,我们所受的伤害没有差别。毕竟,我太了解他了。虽然我不怨恨他,但我知道阳是错的,错就错在,他把幸福作为最终的目标了,这个目标过于接近、过于容易,就像一个吻,只要嘴唇轻触就能实现,但再长久的一个吻,都有分开的时候。

  感情这件事,不应是嘴唇般的肤浅。

  我也知道,对于那段往事我不必过于纠结,因为那是我和他共同的生命里的一个开始,就像乳牙,它只能陪伴我走完人生的最初阶段,等我真正成为一个大人了,乳牙就要退却,恒牙会当仁不让地破土而出,陪伴我一直走到生命的最后。这个过程会很痛苦,会流血、会让我痛得吃不下、睡不着、死去活来。但我们都必须要长大,无法抑制,无法操控。但蜕变之后,就是相对恒定的久远。也许这期间,我们还将体会长智齿的痛苦,也许这期间,我们仍会牙疼,甚至于因为有些意外和疾病失去某颗宝贵的牙齿,那就需要我们善待这些即将陪伴我们走到人生尽头的宝贝们,用心呵护、精心保养,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和懈怠,不然就要再次承受那种痛苦。

  每次看到被挖掘出来的颅骨,我都很感慨,很感动,身体在尘世走完全程,埋入地下,千百年后重新见天日,昔日沸腾的鲜血、发达的肌肉、美好的容貌,都不复存在,腐烂发臭,变成灰烟,随着时间消逝得无影无踪。唯有那口牙齿,和骨骼一起经历了人间无数个日夜,穿越时空,展现在后人面前。

  耄耋老人,满头银发,牵手夕阳,笑起来的时候,满口的牙齿全无,那是一种令人感动的生命之美。但如果在人生的夕阳里,我们仍能够在步履蹒跚的时候,对着彼此露齿而笑,那更是一种潇洒和永恒。

  我已经深深地痛苦过一次,现在,我和大叔应该好好保护彼此了,这一点在我第一次吻过他之后我就确定了,我确定他就是那个人,那个能陪我走到尽头的人,因为我和他有个共性——都有一口无可挑剔的好牙齿。

  你,就是我的宝。作者鲍洪斌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第三选项之我是大叔控》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