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壮熊篇】 我是情报员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8-02-28 01:05更新

  我的生活走到今天这步绝非歪打正着,这份工作就像我的喜好一样,虽然看起来是命中注定的东西,但深究起来都事出有因。

  我知道我是个天生喜欢什么性别,就好像我知道自己天生就是男的一样。我也很清楚,即便长大了,我也不会去过普通人的生活,什么恋爱结婚生子八点上班五点下班……那样的日子想想我就要发疯,看着大街上一家三口手拉手的场景,我没有丝毫的羡慕和嫉妒,相反,这让人心生厌倦。

  从刚刚有了自我意志的年岁起,我就深知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我喜欢男人,喜欢比我成熟与强大的男人,喜欢不拘一格的生活方式,喜欢远离人群,喜欢站在角落里默默地观察别人,喜欢做没有人去做的事。一句话,做一个孤独的男人,偷摸地活着。

  于是,从幼儿园到大学,我孤独地走过了这个过程,柜子里的各类无用的证书在逐年增加,身上的脂肪和体毛也在逐年增密,当成为一个大学生的时候,我已经是一个身高一米八八、体重两百斤的强壮汉子了,每每和同学们一起在学校盥洗室坦诚相见的时候,都会引来大家羡慕或者嫉妒的目光,羡慕的说我已然发育成一个标准而强悍的成年男人,嫉妒的便说,切你这样的身材没有女孩子喜欢的,像你这样的不红了。

  的确,我一直是孤独的,但这对我来说并不是悲剧,恰恰相反这是我一直追求的,孤独对我来说是一种绝大的享受。虽然早已知道自己的取向,可这一路走来我始终没有自己的伙伴或者BF,我不喜欢两个人默默地交流脑电波的生活,虽然我从未过过这种生活。

  基于对自己的理解与定位,大学里我报考了一个绝对冷门的专业,专业的名头不便公开,但我之前已经通过某些渠道用心地考察过这门功课,这个看似平凡的专业在毕业之后的定向是一个应该让很多人内心艳羡的岗位——专业信息采集和过滤从业者,按老百姓通俗的话说,就是文职间谍。

  这个岗位很适合我,首先,他是一个安静的几乎只和键盘、纸张、芯片和读卡器打交道的的文职工作,我大可远远地避开我不喜欢的人群;其次,它很特别,绝非那种朝九晚五两点一线的枯燥生活。

  因为专业的特殊性,五年半以后我才走出大学校园,很快分配到了相应的岗位,并出乎意料地被安排到邻省的城市去执行为期一年的外派任务,能够远离家人和熟悉的圈子对我来说更是一种窃喜。

  于是那一年,我烧掉了手机卡,带上“新”的身份证和分配给我的五万元启动资金以及一个简单的行囊,我登上了从沈阳到长春的火车。

  两个小时的车程对于地域来说并不算什么距离,然而对我来说是兴奋的,毕竟某种程度上我已经是一个不存在的、消失了的人,我的生活从此开始都是新的。

  走出火车站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先找一个安身之处。这种生活基本设施按常理上来说,“上面”是不给准备的,更何况是我这样一个新人,毕竟这些都算作我们这个岗位人群的基本素养,只要有启动资金,其余都要靠自己搞定。

  出了长春站,离开车站所在地两公里的地方,我找了一家僻静而环境考究的网吧,蜷缩在一个后背没有眼睛的角落里,借助最新版的长春市电子地图上网寻找出租房的讯息。最终选择了一个登出时间最新的、文笔最粗糙的合租信息,用新的手机号码拨通了上面的求租电话。

  当时的想法算是遵循课本上的定律:首先执行外派任务,在未指定住处和没有任务特别要求的前提下尽量选择人数偏少的合租,一来可以掩护自己——如果和同事们提到是合租的,就会避免一些好奇心偷窥欲重的同事来家造访,这样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二来抽身容易,合租房退租相对更灵活一些。至于选择文笔粗糙的信息,是因为文发于心,文笔粗糙的人为人线条也细致不了哪去,找个马大哈合租,对自己工作百利无害。

  然而,就像我一开始所言,世事深究起来往往都事出有因——即便深思熟虑,我还是没有跳出命运的安排——一切都是因为那个接电话的家伙,才发生了这个故事。作者飞砖书生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第三选项(全本100元 特价50元)》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