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亲密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8-10-01 01:45更新

  早上起床,赵川就忙着整理打扫卫生。先把床铺上摊着的衣物折叠好,放进柜子。那些臭袜子鞋子,都放到外边小阳台上。厨房堆积的碗筷,也全都清洗干净。

  然后下楼去买了些水果零食,洗了放进盆子里。把茶杯酒杯都洗了遍,地上也扫了。

  做这些卫生清扫时候,赵川怀着轻快的心情,哼着歌曲,无比欢欣快乐。

  等待喜欢的人到来,这样的感觉,在赵川记忆里似乎不曾有过。这滋味甜甜的,生出许多想象,特别的美好。

  当他还是少年时,憧憬的是一个模糊影像的男人。那种性冲动狂热,如排山倒海,却又带着朦胧的色彩。

  直到现在,他觉得可以清晰了,自己想要的,喜欢的,就是铁伯这样的男人。

  房间不大,他很快就收拾好了。看看时间,不知道铁伯什么时候来,只能干坐着等了。

  赵川真是没想到,铁伯会主动提出到家里来。昨晚一路跟着他被发现后,还以为他会不舒服发火哩。哪知道会是这个结果,竟然会提出到家里来,真是有点喜出望外啊。

  焦急等待了好半天,终于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然后响起敲门声。

  赵川连忙打开门,果然是铁伯来了。

  赵川马上将铁伯迎进门,都有些激动不已。

  铁伯提了点水果,当作登门的礼物。一进来,他就察看整个屋子,连阳台也看了。

  “嘿嘿,这里没啥看的,进去吧。”赵川把鞋子和袜子踢到角落,怕被铁伯看到。

  铁伯还是看见了,笑道:“单身汉都这样。”

  “是啊,我这房间小,没啥看头,都老旧了。快,坐下吃点东西吧。”赵川请铁伯进屋,热情地指着茶几上的水果。

  铁伯端起茶杯,喝了口,感触道:“赵川,你这得找个女人才行啊。”

  “不了。才从笼子里出来,不找了。”

  “你不打算再结婚吗?”

  “不结了,肯定不结了。”

  看赵川肯定的样子,铁伯顿了顿,若有所思。

  茶杯里飘散着热气,飘在铁伯脸前。赵川见他沉默不语,便也没说话,而是有点肆意的看着。

  今天铁伯穿了件酱色夹克,胸前拉链一直拉到脖子下,显得很周正。下面穿的一条蓝色西裤,一双轻便皮鞋。虽然穿着很普通,但腰背挺得笔直,坐姿很规范,难掩一种精气神。

  铁伯抬头时,正看到赵川注视的眼睛。

  两人几乎同时,都把眼光移开。

  毕竟还不太熟,眼光的碰触多少有点难为情吧。

  赵川想打破这种沉闷,便问道:“铁伯,你退休了吧?”

  “是的。”

  “你以前是干什么工作的?”

  “厂里上班的。”

  “哦,什么厂呀?看你像是当领导的吧?”

  铁伯没回答,喝着茶,又陷入沉默中。

  感觉铁伯有点防备,不想聊自己的事,赵川便说起自己来。他很爽快,说到他离婚的事,说他开车遇到的一些事。尽量挑有趣的事说,以此来活跃气氛。

  铁伯听着,显然放开些了,也会问问,不时笑下。

  这么聊了会,眼看时间到了中午,赵川说下楼去饭馆吃饭。铁伯说不用麻烦,他回健身房去。赵川哪里肯,说头回来家里,肯定要请吃饭的。

  铁伯说那就在家吃吧,不用搞什么菜,简单点就行。

  这可让赵川为难了。他没开过火,厨房里也没什么菜,铁伯又不让去买菜。找了半天,找到包榨菜,还有点面条。

  铁伯说就下面条吧,挺好。

  赵川好生过意不去,下了两碗面,啥也没有,真是让他不好意思。

  好在还有酒,两人先呼哧把面吃完,再倒上酒,就着一点榨菜和零食下酒。

  端上酒杯,铁伯先带点道歉意思地说:“赵川,我可能想复杂了,以为你跟着我是有恶意的。”

  “没有,真是一点也没有。我这人嘛,人家说是人畜无害哩。”

  “没错。来你这看了,你就是一个普通司机,还单身的。对吧?”

  “对对。大家不都是普通人嘛。”

  “普通人也有不同,还有干坏事的。”

  赵川看眼铁伯,心想别是他看出什么来了,认为自己是要对他干坏事吧?那可就麻烦了,便解释说,“我是不会干坏事的。真要干,也得人家同意,要尊重人家嘛。”

  “人家同意才干坏事?”铁伯没明白意思。

  “呵呵,是打引号的坏事噢。”赵川眨眨眼,想象着与铁伯亲热的画面。

  “哦……”

  也许是喝了酒,铁伯把拉链往下拉了点,正好露出厚厚的半块胸脯。虽然只是这么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依然看得出他健硕的体型,那胸脯左右几缕黑黑的毛,格外彰显出男人的性感。

  他脸色泛起一层酒红,一直红到粗粗的脖子。跟一般老人不同,能看出他皮肤并没松弛,还很紧致,肉感十足。那略显粗糙的脸上,有了一抹温色,刚毅间透出几分动人的光泽。

  在赵川眼里,此时的铁伯好看得不得了。相隔一张茶几,他目光时不时绕在铁伯脸上身上,还有他那粗壮的手臂上。

  酒精作用下,赵川体内的荷尔蒙在极速增加。面对这般雄壮体魄的铁伯,他真有点难以抑制,感受到一丝丝成熟的气息和老人的诱惑。

  从没真正接触过男人的赵川,自己也没想到,会迷恋上一个老人。在他看来,铁伯花白的头发和胡子、硬朗的身材、几道皱纹,都像带有特别的光彩。那种熟透的味道,男人只有到老才有的沧桑感,都是这般的迷人。

  “铁伯……不是我说啊,你真的是个老帅哥。可以当网红,随便发个抖音什么的,肯定红!”

  “不懂那些。男人扯什么帅不帅,来,喝酒。”

  看铁伯爽快,赵川也端杯干了口,说,“你要愿意,咱们以后就做朋友。特别好的朋友。”

  铁伯把酒杯放下,没有说话。

  “怎么?你不愿意吗?我看你在健身房那也没朋友,就你一个人。我这人你多了解就知道了,爱交朋友,没啥心眼,你就放心吧。”

  赵川趁着酒劲,想跟铁伯拉近关系。他大咧咧问:“昨晚你去那小区,是不是你家在那里呀?要有什么事,我能帮的肯定帮。你尽管说就是。”

  铁伯并没像他期望的,反而正色说:“不要再提昨晚的事,不能告诉任何人。”

  “啊……我不会说的。只是想帮帮你。”

  “不用。”铁伯坚决地回绝。

  看铁伯神色,赵川只得不再问,把好奇心压下去。

  铁伯看眼赵川,犹豫了下,还是严肃地说:“赵川,请你以后不要再跟着我,也不要帮我任何事,我不需要,知道吧?”

  猛地听到这话,赵川那酒劲一下泄了下来。铁伯这话就像只无形的手,把想接近的他一把推开来……作者福未央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人在边缘》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