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铁伯的秘密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8-10-02 00:46更新

  小巷幽静,一边是门面,另一边是个长长的街心花园。

  这个时间,门面都关闭了,只有几盏微弱的灯光亮着。

  铁伯在巷子前面走着,身影隐若在暗淡的光线里。赵川在后面走得很轻,生怕弄出点什么声音,让铁伯发觉。

  从没这样跟过人,赵川心里有点不安,又有点兴奋。这么偷偷跟着铁伯,有点偷窥人家隐私的意味,实在有点不好。但他又极想瞧瞧,铁伯这么晚会去哪里?要干什么呢?

  相隔几十米距离,沿着巷子朝前走去。只见铁伯走得很快,穿过街心花园,走过一座小桥,来到一个住宅小区。

  铁伯并没进入小区,而是走在小区围墙外,沿着围墙,一直走到尽头时,才停了下来。

  他仰头朝上看,越过围墙,近旁是一幢二十来层的楼房。此时多数房间都没有光亮,只有少数几间房还亮着灯。

  后面的赵川也停下来,倚在一棵树后,悄悄打量着。

  这时铁伯在路边石头上坐了,点上一支烟,抽着,目光还是朝这幢楼上看。暗夜里,只有铁伯模糊的一个身影在那。看不清他面目表情,也不知道他看的是哪一层楼,只有那烟头在忽明忽暗闪着。

  赵川暗自想,难道铁伯真的有家在这吗?就住这楼上。可又不对呀,这儿要是他的家,他怎么不上去,不回家呢?

  像这种情形,那无外乎是和老伴吵嘴闹了矛盾,不然就是与孩子之间有什么意见,应该是家里的什么原因吧?

  但有一点,即便是和家人有矛盾,会剧烈到不让铁伯进门吗?

  一边想,赵川想走上去,又怕打搅了铁伯。他还不了解铁伯,自己又是跟踪来的,说起来也不光彩。

  只是,他能感觉得到,铁伯心里有事。朦胧的黑夜里,铁伯坐在路边,显得有些孤独落寞。一定是他遇到了什么难处,无法排解,才会在这么晚来到这里,以解忧愁吧。

  过了会,楼上传来一些声响。

  铁伯闻声站了起来,像是在侧耳听着。他走到围墙边,离楼房更近一点,想听得更清楚。

  听了听,铁伯似乎放心了。他把烟头掐灭,踩到地上,随后慢慢往回走。

  赵川赶紧躲到树后,蹲下身。等铁伯走过去,才起身,再次跟上去。

  回去的路上铁伯就走得慢多了,步子迈得也有点沉重。他那灰白的头发,在灯光下若隐若现,显出一份苍老孤寂。

  寂静中,赵川手机突然响了!

  是季小林打来的。问他怎么样了?没出什么事吧?

  赵川低声回话,匆匆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再一看,前面走的铁伯不见了!

  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人到哪去了?

  旁边是那长长的街心花园,四处是花影树木。赵川往树丛去找,想着可能铁伯走累了,在哪坐着休息吧。

  当他在小树林寻找时,身后忽然想起一声咳嗽声。回头一看,铁伯竟然就站在身后。

  暗暗的光线里,依然能看出铁伯眼里的警觉与疑问。他表情严肃,威严地站在那,打量着赵川一举一动。

  有点措手不及的赵川,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赶紧装佯说,“是铁伯啊,你也在这啊……我正好从这回家的,这么巧……”

  “赵川,你一直在跟我是吧?”铁伯显然看出来了。

  “没、没有啊。这不是巧合嘛。”

  “你跟你朋友开车走了,怎么又到这来了?”

  铁伯声音低沉,带有一种质问的口气。这让两人间的气氛有点凝重,也很尴尬。

  “小林他先回家了,我……”赵川有点编不下去,说假话、装样子他都不擅长,也很反感。他吞吞吐吐半天,不想再费劲了,干脆说,“铁伯,对不起啊!我是在后面跟着你,有点好奇。我不该这样的,瞒着你跟踪,太不地道了。”

  看赵川道出实情,铁伯脸色缓了下来。但仍有些不解,问道:“你好奇什么?我有什么让你好奇的?”

  “也不是啦。只是这么晚了,见你一个人出来,就想瞧瞧。还有点怕你不安全,毕竟是大晚上的。”

  “哦,你想保护我?”

  赵川点点头,又一想,刚才铁伯悄无声息出现在自己身后,再加上他会打拳,哪里用得着自己保护他啊。便笑道:“不是,不是。以铁伯你的身手,哪里需要我保护。只怕几个人都不是你的对手吧。”

  “你好奇我去干什么?”

  “嗯,我知道不对,小林还劝我来着。实在是抱歉,铁伯你别生气啊。”

  铁伯没吭声,走出小树林,目光不由朝那个小区方向看着。

  “你刚才都看到了是吧?”铁伯轻轻问一句。

  赵川没听清,走过去,“什么?铁伯你刚才说什么?”

  “我是说,刚才我去什么地方,你都看到了,对吧?”

  到这时候,赵川也只能硬着头皮承认,“是,是看到了。”又瞄眼铁伯,小心地问:“你家就在那个小区吗?”

  铁伯没回答,而是问赵川:“你住在哪里?”

  “我住毛巾厂老宿舍,是我表姐的房子。”

  “老婆孩子一起住吧。”

  “没。我刚离婚,没孩子。”

  “离婚了?”铁伯转头,深深看眼赵川,似乎触动了什么。

  赵川点点头,感觉铁伯想问什么,却又没问。他觉得铁伯虽然是个杂工,干的最低等活,可说话行事都很严谨,不大像是个打工的老人。

  一时间,两人没再说话。沿着树丛间的小径,慢慢走着。暗夜像迷雾笼罩在他们四周,有点扑朔迷离。

  陪着铁伯朝健身房走,这感觉让赵川有点小小的兴奋。他用余光悄悄打量铁伯,看不大清,几乎听不到他的脚步声。但能够这样一起走,像一对熟悉的朋友,已经很好了。

  从小巷走到马路上,铁伯站定,问赵川:“你明天跑车吗?”

  “明天不跑车。”

  “那行。你把你住址给我,行吗?”

  赵川楞了下,“住址?要那干嘛?”

  “明天我正好休息。去你家看看,可以吗?”

  哇!

  这一下,赵川像中了头彩,差点跳起来!

  他连忙说了住址,还问要不要来接铁伯。铁伯说不用,他能找到。然后,就往健身房那边走了。

  剩了赵川站在那,高兴得张着嘴,直直望着铁伯背影,脑子里闪现出明天铁伯到家里来的情形……作者福未央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人在边缘》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