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抑制不住地接近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8-09-29 20:02更新

  这天晚上,赵川跑长途回到市里。

  他有点疲惫了,回到家洗个澡,随便吃点东西。

  离婚后,他把房子给了前妻,几乎是一无所有出的门。他搬到这个一居室,是表姐以前单位分的。表姐体谅他,只要他交水电,房租没要。

  这是八十年代建起的楼房,以前属于职工宿舍。三十多年过去,房子四处都斑驳陈旧,不是漏水就是下水道堵了。这里老住户没几个,多半都租出去,住的也是什么人都有。

  结婚时买的四室两厅的大房,装修得很漂亮,住起来也宽敞。这里的一居室简直没法相比,冰箱都快不制冷了,家电什么的也没有。

  不过,赵川对此并不在意。以前家境不好,他也是苦过的。住得好不好,都是次要的,再苦他也受得了。

  一个人住这,虽然缺少些东西,可自在啊。他把腿搁在凳子上,茶几上摊着吃的,床上也随便乱丢着衣物。

  再没人在边上念叨管束了,不用顾忌什么整洁卫生,想怎么舒服就怎么来。

  从赵川成年后,在家被爸妈管着,一切都要照他们的意思来。结婚后,又要忍受老婆的洁癖和诸多挑剔,还有一堆的责任要承担。

  那个累啊,真是没法形容。

  像现在这样,无所顾忌的生活,独自一个人,让赵川感受到,自由自在是多么舒服的一件事。

  已经晚上了,隔壁有人在放电视,开了很大声音。楼上不知在弄什么,嗵嗵地击打地面。

  赵川歪在沙发上,喝啤酒吃着烤串,被这些声音吵得很不舒服。

  他圾着拖鞋先去敲隔壁家的门,请他们把电视声音开小点。又跑楼上去敲门,可人家不开,气得他只能灰溜溜下来。

  等他有了睡意,手机又响了。

  季小林来了电话,约他去吃宵夜。

  赵川说正吃着呢,本想回绝,又一想,去健身房看下铁伯也好啊,便答应了。他起身,穿上衣出门。

  半小时后,当赵川走到健身房,迎面就看到铁伯在清点整理零散的器具,然后分门别类地把东西装进柜子。他动作细致又稳重,低着头,并没发现赵川站在身后观望。

  赵川看健身房人都走空了,就剩了铁伯一个人在清理。这偌大的大厅,只有铁伯在收尾,默默干着,灯光照下来,显得有点孤独。

  他走过去,一声不吭就帮着铁伯收拾。

  铁伯看到赵川帮忙,先审视地扫了一眼,随后露出洁白的牙齿说:“谢谢!”

  “不用谢。铁伯,这儿怎么就你一个人呢?”

  “这本来就是我干的事。”

  “你一个人要干这么多事啊,也太辛苦了吧。”

  铁伯浅浅笑下。

  收完东西之后,赵川又很勤快地帮着整理有些零乱的储藏室。他手脚快,又很细心,很快就把储藏室弄得干净整洁。

  这时铁伯的反应有些不同了,他留意地看了看赵川,大概是没想到还有这么热心勤快的青年吧。

  “你叫什么名字?”

  “我啊,叫赵川。”

  “你经常来看你那个朋友,关系不错吧?”

  赵川知道说的是季小林,看来铁伯也看出他经常过来,便说,“是啊,我和他是哥们。铁伯你是哪里人?”

  “我……本地的。”铁伯稍稍顿了下。

  “那你怎么不回家住呢?你是住楼下院子那的屋子,对吧?”

  “嗯。不想跑,住这方便。”铁伯眉头微微皱起,有点不想聊这个话题。

  赵川大约听出来,铁伯说话不像本地口音。就算照他说的不想跑,住健身房这里方便,那也可以有时回家去吧。但经过铁伯那间屋子时,赵川隔着玻璃看过,像是长住的阵势。

  既然不想说,赵川便岔开话头说,“铁伯你经常练拳吧,那练的什么拳?”

  “南拳。”

  赵川不太懂,但在电视上看过。他看到铁伯手指关节都磨损得露出褐色伤疤,便说,“南拳好像很刚猛吧?”

  铁伯嗯了声。随后说,“你朋友来找你了,快去吧。”

  赵川楞了下,一会果然听到脚步声,见洗完澡的季小林走到储藏室外,朝里面张望。

  他有点佩服铁伯,耳朵好尖啊,人还没到,就知道是季小林来了。

  跟铁伯道声再见,赵川跟季小林出了健身房。等上了车,季小林一边问:“聊得怎么样啊?还巴结着帮他做事,以后你就来这上班得了,免费给铁伯打下手。”

  赵川撑着面子:“没什么不可以啊。”

  季小林半信半疑,“你还想来真的呀?”

  “什么真不真的,也没假过嘛。”

  正说着,健身房那射出一道光。听到咣当一声,铁伯锁好门,下了楼梯。可他并没朝屋里去,而是出了院子,朝旁边一条马路走去。

  赵川有点诧异,这么晚了,铁伯下班不休息,这是要去哪里?

  他赶紧说,“林子,开车跟上去瞧瞧。”

  “这有什么可瞧的呀,还搞跟踪吗?”

  “这有什么嘛,就是想瞧个稀罕呗。这么晚了,也怕铁伯不安全。”

  季小林笑下,开车跟了上去。

  时近午夜,马路上行人稀少,昏黄的路灯下,铁伯独自走着。他的身影映照在地面,那影子长长的,划过旁边的树丛。

  经过一个施工围挡,路面被挖出一条沟,还没铺垫完整。铁伯径直跨了过去,身手很强健。

  越过这条沟,前面有条小巷。铁伯转弯进了巷子。

  一直在车上盯望的赵川,见铁伯进了巷子,车子也没法开进去,便想下车。

  “川哥,你不去宵夜了?”季小林瞪大眼睛问道。

  “我在家吃了烤串来的,不饿。”赵川下了车,又有点对不起季小李,嘿嘿笑道:“改天吧,我请你吃宵夜。”

  季小林觉得简直疯了,说,“你跟铁伯去干什么呀?要让他知道,多不好。”

  “不干什么啊,就看看,当作是保护他吧。”

  见拦不住赵川,季小林抿抿嘴,“那行吧。不过你别冲动,人家毕竟是个老人,别吓着他。”

  “知道,你放心吧。”

  关上车门,赵川要季小林先走,不用等他。他随即穿过马路,朝小巷走去。一边想着,都这么晚了,铁伯究竟去干什么呢?作者福未央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人在边缘》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