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暗恋
上一章     目录     书架    首页     下一章

2018-09-29 09:27更新

  老头将哑铃稳稳放到地上,转头问赵川:“你没事吧?”

  赵川眼前似乎还晃荡着那个饱满充实的裤裆,他目光像被线牵着,不由地盯向老头的腿和他的袴间。他实在是被那儿吸引了,震撼了,有种分外留恋的意味。

  其实对赵川而言,刚才那一刹那的接触,太具有冲击力了。他这样一个从不敢放纵自己、固守家庭几年的男人,突然遇到自己喜欢的人,那粗大有型的轮廓,非常可观的尺寸,都在向他张扬出成熟男性最隐秘的魅惑。

  这样极致得令人窒息的诱惑,简直是要他的命啊!

  楞神了半天,赵川才从器具上起身,连忙客气地说,“没事,我没事……真是谢谢您啊!刚才要不是您手快,我这身上准保得砸个大窟窿出来不可。”

  “那倒不至于。不过也要当心。”老头并没听出赵川是在开玩笑,一脸认真地说道。

  近在咫尺,赵川能够看得很清楚。老头脸型很是刚毅,眉头眼角镌刻出暗褐色的纹路,有着深邃的光泽。而他那华发苍颜,栩栩如生,仿如一股热流冲击而来!

  赵川莫名地羞了下,低下头,脸色略微红了,吞吐地说:“那是,是得当心……”

  老头点点头,将哑铃放地上,转身推上小推车走了。

  赵川还傻了似的站在那,木然地看着,目光跟随着老头,在健身器材间移动。

  旁边的季小林从跑步机上下来,诡秘地笑了,拿手在赵川眼前晃了晃,“哎,小心看到眼里拔不出来哦。”

  赵川心神向往地说:“喂,他是谁呀?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老头呢?”

  “他确实好看。可我告诉你,你没戏!”

  赵川有点不甘心,拉着季小林,向他打听老头情况。

  听季小林说,赵川才知道,这老头还真是健身房的杂工,大家叫他铁伯。至于他别的情况,季小林也不大清楚。

  看赵川老打听铁伯,季小林有点不解。他们在网上聊了几年,彼此都知道喜欢什么年龄段和类型的。赵川说过喜欢中年男人,带点儒雅味的。这怎么一下换了口味呢?

  赵川其实也搞不清楚,自己怎么对铁伯这么有好感呢?明明看上去都有六十岁了,这年纪的,完全超出他喜欢的范围。

  季小林说,“你自己讲过,你的上限是不超过五十岁。铁伯都过六十了。照道理他这年龄才是我喜欢的。”

  赵川摸摸脑袋,“是啊,我刚才看到铁伯,就觉得特别帅,很好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嘛。”

  “哼!你恋中年不恋,跑来恋老,跟我抢食呀。”

  “哟!你也喜欢铁伯?”

  “谁说喜欢了?他是挺好看的,但我不喜欢。”然后,季小林暧昧地笑下,“我现在有个老头了,人特别好。”

  “那不结了。你有老头,我喜不喜欢老头又不碍你事。”

  “我是觉得奇怪嘛。你连中年老年都不分了,像你这样的‘新人’,可别瞎胡来。见一个喜欢一个,到头来什么也得不到。”

  在季小林面前,赵川真的算是个新人。他在结婚前,就知道自己喜欢男人。那时家里条件不好,老爸又是特别严厉管教的,还有些古板。早早就给他订了老乡的女儿,逼着赵川相亲,然后订婚。

  当时赵川抵抗了好久,是老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相劝,加上老爸最后以下跪相逼,他才无奈地结了婚。

  虽说这段婚姻不是赵川想要的,但既然结婚了,他就得咬牙担起丈夫的责任。

  这五年来,他放弃了很多东西,尽一切可能地做事赚钱。他想,在情感和身体上无法满足老婆,那就用责任担当来弥补吧。

  几年前赵川就在网上认识了季小林,也知道一些同志方面的事。但他一直没接触过任何人,一来是顾虑家庭,二是没遇到合适的,不想放纵自己。

  到了现在,他以为自己喜欢中年人。但遇到铁伯,尘封多年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拔动一下,荡漾开来。

  原来,老头也能这么让人动心啊……

  这天过后,隔三差五的,赵川都会来健身房。看季小林健身。当然,他更多的是关注铁伯。

  他发现铁伯是个沉默寡言的人,除了在健身房干活,就是在院子打打拳,然后就一直呆在小屋里。

  为上回接住哑铃的事,赵川再次遇到铁伯时,他提出要感谢下,想请铁伯吃饭喝酒。

  铁伯说不用,这么点小事,很干脆地拒绝了。

  以后再遇上,赵川都礼貌地打招呼。

  铁伯不过点点头,并没多话。

  但就是这样,每当看到铁伯,他那阳刚带有沧桑的样子,他弯腰做事时,那壮实熊熊的身体,散发出来的一种熟透的气息,都会让赵川砰砰心跳。

  健身房的人都在各种器械间健身,哪会注意到一个干杂工的老人。只有赵川,闲人一个,目光不时跟随着铁伯,看他在整理摆放得零乱的器具。

  在那些年轻健壮的人中间,健身房播放出激昂动感的音乐声中,铁伯总是像个局外人,默默做着事,收拾零散摆放的东西。他的动作很沉稳,不快不慢,做得很扎实。

  隔着大厅巨大的玻璃窗,头顶的阳光像瀑布一样倾泻下来,涂抹在铁伯的脸上身上,像镀了一层雾一样的朦胧和光耀。

  这时的铁伯,周身的轮廓是那般粗犷,脸部像雕刻一般立体明朗,就连手臂上一层细密泛白的汗毛,都晶亮闪耀,令人心慌意乱。

  还是个“新人”的赵川,一时看得目瞪口呆,内心涌起一团最原始的生物冲动。每每这时候,他脑子里闪现出许多的幻想,全是铁伯的肉体,是一种老人带来的极度诱惑与冲动……

  健身房也有中年人,练就的一块块肌肉,和高大魁梧的身材,却一点也勾不起赵川的兴趣。

  和这些人相比,铁伯很不起眼。可就是他这种低沉内敛,他那经历过岁月磨难的面容,散发出来的沉稳气质,深深吸引了赵川。

  见赵川经常来,跟中了魔似的,季小林有点看不下去。

  他提醒赵川,要他别发昏了,就是费再大劲也没用,根本没戏嘛。

  听季小林分析,铁伯来健身房不长时间,没人知道他以前是干什么的,家里有几口人。听他口音像是外地人,像他这样子,来这打工,随时都可能走人的。再说,看铁伯言行举止,也不像个同志,对他再好,也是没用的。

  赵川知道没什么用,只不过是喜欢看铁伯,也没期望别的……

  随后一段时间,赵川一连出了几趟车,都跑的长途。来回就要半个月,路上得打起精神开车。一车货虽说有保险,可万一出什么事,自己也得赔进去不少。

  开车很辛苦,也很寂寞无聊。以前换班开车,轮到赵川休息,他都是钻到驾驶座后面的铺位上,倒头就睡。

  现在会有时想到铁伯。他掏出手机,把在健身房偷偷拍的照片点开。照片上的铁伯照得模糊,不大清楚。但赵川还是忍不住想看,就看个大致也行啊。

  还没真正喜欢过一个人,赵川觉得这样思念的滋味也挺好的。可以打发路上的无聊,想想铁伯。

  他觉得,暗恋一个老头,这感觉也不错嘛……作者福未央提醒:关注书连网公众号“书连读书”,微信内同步阅读《人在边缘》所有章节。
发表书评

您需要 登录 才能发表书评!